公告版位

一齣無聲的電影進行著!以第一人稱的視角拍攝,畫面上盡是一幕幕熟悉的場景,(這裡是‧‧‧我家?)鏡頭視角往下而上巡視一遍!(這是‧‧‧我?)幕前出現一雙手,反覆翻轉著,像是在確認什麼似的,然後輕輕的笑了起來‧‧‧!

「被發現了喔,哥哥!」稚嫩的聲音笑笑著說!「沒關係,我來幫你處理,就像上次那二件事一樣!」「住手,快停手」我大聲嘶吼著,卻猛然發現我已經不是我了!只能默默在一旁看著『它』繼續起身,拿起上次剪斷紅色車煞車油管的那把《片己》,開了門按下電梯,「阿瑋,快走!」我驚呼道!「哥哥,是你說不能讓別人知道我的存在耶!」稚嫩的聲音漸漸轉為陰沉!「慘了!『它』要出來了!不該喝這麼多的,該死!」我懊悔著!「你難道真的忘了?我一直是你心底的怨恨呀!」陰沉的聲音猶如鬼哭般的慢慢說出!「那二個人你不是一直記在心裏嗎?那天上班途中你遇見了對向車道,那輛紅色轎車!熟悉的二個人,揮不去的車牌號碼!你的忿怒我感受到了,所以我跟蹤他們,等他們一停車我就將車子的煞車油管剪開,沒想到就這麼剛好的,在家門前那二個你怨恨的人,就在你眼前以怪異的姿勢死去,猶如宣告你的怨恨消除了!還有那個阿輝,我偷偷鬆開《馬椅》的螺絲,幫你教訓教訓他,可惜竟然連腿都沒斷,不過也夠他受的了,嘻!」「那這次呢?這次我怎麼可能對我的朋友有怨恨?」我反駁著,試圖阻止『它』,哪怕只有一點點的機會!就算沒有,至少還能拖一點時間,讓阿瑋離開!「真的沒有嗎?他常不管你的感覺,說來就來,管你在睡覺還是在忙,一來就巴著你的電腦自顧自的玩著,其實你的心底有一股不滿慢慢滋長著喔!」陰沉的聲音緩緩著說著!「再者,他察覺到了我的存在,這才是要除掉他的重要原因!」電梯門緩緩打開,我〈應該說我的身體〉進了電梯按下B2!「你到底想幹嘛?他已經走遠了,難不成你一樣想剪斷他車子的油管?」我擔心著繼續跟『它』對話!「嘻!看我手上拿著的就知道我想幹嘛啦,反正我也知道他車子會停在哪裡,在不在這都沒差,只是這次不知道有沒有這麼好運看到過程而已,哈哈!」「我一定要阻止你傷害我的朋友!隨便來個人阻止『它』,哪怕不是人也行!」我已經歇斯底里的狂吼著,光想到車禍那幕主角換成阿瑋,我渾身就顫抖著!「哈哈,你以為你能逃得過,幫你做完這第三件事你的身體就屬於我的了,那麼我就可以去投胎了!我可不能讓你在別的地方出事情呀!你的生命要在這間屋子裡了結才行!嘻!」陰沉的聲音愉悅說著!「這次我真的無能為力了?就這樣看著我的朋友因為我而死去?天呀!快來人阻止『它』!我還這麼年輕帥氣,我還有好多事沒做,好多錢沒賺,好多日子沒過完,好多‧‧‧!我怎麼能就這樣被這個衰鬼支配,最後還要被它困在這裡,開什麼玩笑呀!誰‧來‧救‧救‧我‧們!」站在電梯內,我的身體不斷發抖著,我已經分不清是『它』在興奮還是我在寒顫‧‧‧!

 

 

 

未完待續.....

創作者介紹

失去靈魂的軀殼~趴趴宏的二三事

心行醒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ULU
  • 期待下一集^_^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