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輛黑色轎車被紅色改裝車頻頻逼近,紅色車的車頭緊貼著黑色車的車尾,轟轟作響的引擎聲,誇張的空力套件,車上音響震耳欲聾,二個年輕人對著黑色車叫囂著,喇叭聲不停的響著想逼黑色車停下來,黑色車駕駛只能盡可能的迴避著紅色車的追逐,

在一個平交道前,柵欄已經放下,黑色車終於停了下來,紅色車上的二個年輕人下車走向黑色車,使勁的拍打黑色車的車窗罵著:「你給我下車,幹,很屌喔!敢檔我的車,你是故意的吼!」黑色車駕駛下了車,拼了命的賠不是:「大哥!我哪敢呀,不好意思啦!對不起,對不起」染著金色頭髮的年輕人從黑車駕駛後面狠狠的踹了一腳,駕駛倒地,紅色頭髮的年輕人由上重重踩了駕駛好幾腳,然後丟下一句「死白目,你給我小心點!」開車揚長而去。狼狽的駕駛起了身,拍了拍身上的塵土,一拐一拐的回到車內,將剛剛紅色車的車牌寫了下來,喃喃不停的背誦著!

PM09:13﹞驚醒!看了看時間(哇!這麼晚了)收拾著工具,剛剛被工廠主管叫去處理問題,五點多做完後想說當下回家一定塞車塞到爆,所以小睡了一下,沒想到因為太累竟然睡了三個多小時,到廁所洗了把臉,手機響起,是阿瑋:「你還沒下班呀?我在守衛室都快喝醉了,有事要跟你說」「睡過頭,現在要回去了」我苦笑著回答,(這個阿瑋竟然跟守衛熟到可以一起喝酒了?真是厲害!)離開了工廠,先轉往超商買了二手啤酒,打算今晚喝個爽!到了社區,從守衛室領著阿瑋往家裡走「你有看今天的新聞嗎?」阿瑋問,「早上看了一下下,怎麼了?你中樂透喔?」我答,「還不都是一些殺人放火的新聞,有什麼特別的?」我繼續說著,「不是啦,是那個冥婚的新聞,家屬在找撿到信物的人」阿瑋說著,「那關我什麼事,又不是我撿到」我淡淡的回答!「等一下再跟你說」阿瑋神秘的說!進了房間,開了電腦、冷氣,開了一瓶啤酒一口氣喝下半瓶,舒服呀!阿瑋自顧自的喝著那剩三分之一的提神飲料,抱怨著說:「等你等到我自己喝掉一瓶半了」,「怪我!下班前出狀況,不弄好怎麼走,我可不想半夜又要去哩!」我答(原來阿瑋是自己喝,本來還想明天檢舉守衛喝酒的,差點就誤會大了)拿起衣服,往浴室走去:「我先洗澡,等一下再聽你那神秘的新聞!」~~出了浴室,阿瑋早已在網路上和牌友廝殺,見我出來,他轉頭看著我:「那天我們喝完二瓶後,你吵著要我去買,你還記得嗎?」「廢話!你這小子竟然拿了我五百元買一瓶,我怎麼可能忘記」我忿忿著說!「那是走路工,重點不是這個,我在路上看到一個蠻精緻的紅包,我就順手撿起來了」阿瑋說著!「等一下,那個紅包不會就是冥婚新聞要找的吧?」我吃驚的問,「應該是吧,看新聞,家屬描述的就是那個紅包」阿瑋轉頭繼續玩著他的麻將。「那紅包現在在哪?」我緊張著問著,「我不記得了,那天買回來就開始喝了,我是看到新聞才想起來有撿過,可能掉在你這裡了」阿瑋無辜的說!「靠!」我找尋著紅包的下落,心中期望著千萬別找到,我可不想娶一尊神主牌,結果在床底發現了,我拿了出來交給阿瑋說道:「個人造業個人擔!」阿瑋接過紅包順手丟往垃圾桶,見他這個動作,我一掌往他的後腦劈下去:「你還丟這,等等拿出去丟」我罵道:「你想害死我呀!」「好啦!好啦!」阿瑋像做錯事的小孩,一手摸著頭,一手將紅包收進口袋!我的心裡想著,這二天發生的事會不會都是因為這個紅包而起的呢?嘖!都說子不語怪力亂神了,大口喝著啤酒「今天要把這些喝完才准走」我搭著阿瑋的肩說,「早知道你是死酒鬼了」阿瑋抱怨著,「你可以現在回家睡覺呀」我笑笑著說,「今天手氣難得好,贏了不少,走什麼?」阿瑋盯著螢幕說著,「那就快喝,不過這次你可要記得把紅包帶走嘿!」。~周末夜的夜裡,二個男人宅在房間喝著酒,玩著線上遊戲,在別人眼裡,說不定是一對只羨鴛鴦不羨仙的情侶吧.....................!!

 

未完待續.....

創作者介紹

失去靈魂的軀殼~趴趴宏的二三事

心行醒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